●广东省全球基金网络MSM人群健康干预公益深圳交友网站—深圳同志●1069

标题搜索:

  我和司机老刘的故事

·作者:xxx TIME:2013-12-5 1:11:14 PV: 分享到我的微薄空间

  爬上这条坡,然后淌过一条河,最走一百多公里,就能回到家了。
  
  这条路有三百多公里,到现在我已经来回跑了三百多转,我是一名驾驶员,其实叫司机更好听一点,不过我无所谓。这辆货车有两个司机,一个是我,另一个是一个五十多的老头,姓刘。我叫他老刘。
  
  我们一起在这条路上运输也有两年了吧我记得,大部分时间我们都在路上,和车在一起。我睡觉,他开车,我开车,他睡觉。说话,似乎我们该说的话题都说完了,不该说的我永远不会说。
  
  最过几天我就要结婚了,媳妇是相亲相的,呵呵,二十一世纪了,还有相亲这事,有还算了,居然还有相成功的,更不可思议的是当事人是我。
  
  在老刘那个年代,相亲是很主流的,我曾问过老刘,自由恋爱过没有,他表现得很迷茫,显然不能给我答案了。老刘迷茫时的样子很可爱,圆圆的脑袋秃秃的额头。
  
  六七月的中午很闷热,我们在驾驶室里都光膀子的,车里装了空调,可在我记忆中并没有启动过,因为早就坏了。
  
  结婚就结婚了,没什么大不了的,仅仅是床上多了个人睡觉而已。老刘并不这样认为,我问他怎样认为,他却只叹了一口气,什么也没说。他叹气的方式很诡异,然后表情有点坏,我明白了,我挺认真地说,我不喜欢跟女人做爱。老刘说不喜欢跟女人做难道喜欢跟男人做?我说,对,聪明。老刘笑笑,他肯定以为我在说笑而已。
  
  我的心有点酸,但我肯定已经习惯了,不然我会流下眼泪的。如果我爱男人是一个笑话的话,更大的笑话就是要我爱女人。
  
  现在是老刘开车,我有很多接触他的机会,但我不打算爱上他,越爱上他,他就会变得越完美,于我来说他的完美也是一种错,因为我要结婚了。我不打算走第一步,确切地说,我不想走上同性恋这条不归路,我想我能抑制自己的,我很坚强。
  
  人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其实是一件幸福的事,以至于我幻想老刘成了一个习惯,即使他就在我身边。
  
  我曾问他在他心目中我是一个怎样的人,那是我曾经幸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一句话,在梦里都笑过。他说,挺好,我是女人也会看上你。
  
  老刘一直希望认我做干儿子,因为他只生了一个女儿。我无情地拒绝了他,我说我是个很冲的人,我老爸就经常被我气得七窍生烟。老刘说无所谓,被人气气也是一件好事。我说我有所谓,但我说不出。
  
  我心里当然一万个愿意的,但是理性占了我脑袋的上风,我怕。
  
  爱上一个人,如果不能在一起,最好就不要过于纠缠不清,他做了我干爸,不就给我留下犯罪的机会了吗?我不知道为什么要压着心里的那一团火,即使那样很辛苦,我分不清这到底是懦弱还是坚强。
  
  老刘说,跟我说话。我念了一首诗给他听:一二三四五六七,七六五四三二一。老刘说,好听。我笑了笑,很疆硬。他的身体在开车时很迷人,我一直不去看,我怕忍不住。老刘肯定不介意我看他,他喜欢赤裸着自己。
  
  挡风玻璃外面的天空很蓝,像童话故事里的场景,童话也不过如此,我想。
  
  突然有种想放纵自己的冲动,如果欣赏老刘也是一种嗜耻的话,我想我应该嗜耻一会,因为幻想很累。我就半躺着看老刘开车。老刘在点烟,零碎的烟雾从他的鼻孔飘荡开来,盘旋在他胡茬的周围,然后消失在空气中。他不经意地看了我一眼,发现我在看他。他说,看啥?我说,看电影。
  
  老刘绕有兴趣地笑了,我也笑了。他问我看到了什么内容,我说我在想象着你跟一个女人性交。老刘狠狠地把手中的打火机砸到我身上,!骂了一句粗口。
  
  我问老刘,做爱爽吗?老刘说,不爽,还做来干嘛?
  
  你没有做过?他问。我说,没有。
  
  车上装满了货物,车子的步伐显得很吃力,如果车也有生命的话,那车子应该也会感到疲倦的。我说我有点累,想睡一会。
  
  老刘突然问我,他是不是一个失败的人。我很认真的说,不算。他叹了口气,无奈地说,老了。
  
  我发现自己无法安慰他,这让我感到泪丧,就像眼怔怔看着心爱的气球飘向远方,心痛,又无能为力。老刘肯定渴望着我的安慰,他需要一个儿子,有几次他情不自禁地喊我儿,那是我在修车的时候不小心烫伤了手指,他一紧张就喊了。我想他是疼我的,他在不知不觉中向我输送着父爱,这种爱是纯洁的,我希望我也是纯洁的,可是我做不到,我的肮脏贪婪地吸吮着他,还有他的身体。如果我再走一步,那我们就是父子了,再走第二步,就超越了,老刘,正因太爱你,才不敢接近你啊,在梦里我曾听到某样东西破碎的声音,那东西不是我的,但肯定与我有关。
  
  车慢慢地停了下来,老刘拉下手刹,就急急地下车,在路边背对着我拉开裤裆小便,低着头,挺着肚子,张开双腿,这是他一惯的动作,拉出来的尿柱子很大,证明他的前列腺还很健康。
  
  老刘一边拉上裤链,一边伸着脖子往公路下面看,我听到了潺潺的流水声,老刘转过头叫我,小伙,到河里去洗个澡。
  
  我本来不想去的,看见他屁颠屁颠地下去了,只好把车停泊在路边,打开危险灯锁上门。顺着一条小路向下边那条小河走去。

第  1  2  3 

 

上一条:同志的“7年之痒”:期待新郎变成Gay
下一条:橙飞疼痛系列同志小说:纯一男孩


相关内容

·他和他生了一个他,台美男同志借腹生子故事
·乡村同志:发生在农村的同性恋故事
·冰城:两个男人18年的同志爱情故事
·一位退伍军人做保安时的同性故事
·菲律宾同志电影:按摩男的爱情故事
·美国前总统尼克松和他的男友故事
·警察与武警的爱情故事
·上海民间原创话剧《此爱》上演同志形婚故事
·包皮的故事
·呼和浩特警方破获一起同性恋故意杀人案

 



 

 

深圳同志●深交彩虹家园○版权所有●E-mail:szxw@163.com●站长留言板